星期二, 九月 11, 2007

一首老歌轻轻唱 - 雷莉

“老师窗前有一棵米兰,小小的黄花开在绿叶间”,又一个教师节,我想起了这样一首老歌,好像这是十几年前在一个午后,十四岁的我和同学一起唱的歌;现在,站在澳洲悉尼郊外这个绿树葱茏的公园里,哼着这首歌儿,我似乎闻到了湖南故乡九月教师节那校园里桂花的沁香,一时间,那过去的人和事仿佛潮水向我袭来,思绪万千,我仿佛看到自己,那一年,穿着白色的背带裙还有紫红色的衬衫站在树下,把小小的黄色的桂花花瓣夹进蓝色的笔记本。

其实,那树下,和我一起捡桂花的还有我的同桌,一个叫丽萍的女孩,她有一双非常漂亮的黑眼睛,大大的圆圆的,长长的睫毛,里面似乎可以看见水草一样的影子。丽萍天性多愁善感,她的作文写得棒极了,经常是范文,老师在班上朗读的那种。

那学期,学校来了几个师范学院的实习老师,其实,也就是大四的学生,有一个带我们班的语文课。我还记得,他叫司马老师,戴副眼镜,个子瘦高,不苟言笑,但讲起课来,生动有趣,才华横溢,一篇《济南的冬天》,他讲得让人终生难忘。丽萍听他的课听得非常仔细,以前,她喜欢趴在桌子上听课的,但是,一上司马老师的课,她就坐得笔直,眼睛里升起了雾气,变得迷迷蒙蒙地,一下课,就写日记,写啊写啊,上晚自习还写。

终于,有天晚自习,司马老师来了,他似乎刚刚打完篮球,头发还是湿地,穿着白衬衫,牛仔裤,还有旅游鞋,浑身上下都是活力,他在班上转了一圈,然后,他坐到了丽萍前面的空位子上-----那位子上的同学不在学校上晚自习。我偷偷地看了他们一眼,他们看上去很平常很平静,但我发现,他们的平静是装的,丽萍历来是不会掩饰自己情感的女孩,她虽然有点羞涩,但她是快活地,她十五岁漂亮柔嫩的脸上,看到的全是幸福和骄傲,我想,聪明的司马老师肯定站在讲台上早就发现了这双不同一般的黑亮的眼睛。果然,晚自习结束的时候,我看到,丽萍的日记本已经在司马老师的手里了。并且,丽萍一边抿着嘴在笑,一边收拾书本回家,她朝我神秘地眨眨眼睛,当时,我嫉妒得都快要晕倒了,黑暗中,我把书包带子抓得紧紧地。

一场师生恋开始了。

那天丽萍收集了很多桂花放在了一个信封里,一到晚自习就等着司马老师的出现。司马老师本是才子,据说,还发表过小说,眼镜后面的眼神充满了自信和激情的光芒。他越来越频繁地坐到丽萍和我的前面,有时低声和丽萍讲话,有时两人一前一后看书写字,丽萍竟然和他有那么多共同语言,她读过很多小说,司马老师还借给她书看,什么《傲慢与偏见》还有一些泰戈尔的诗集。他们在我嫉妒发抖的眼皮下,无视我的存在,互相偷偷传纸条打量对方说我听不懂的方言,在我嘴巴几乎忍不住,快要背叛丽萍打算把他们的事情告诉班主任的时候。有一天晚上,头发斑白的班主任成老师来了,他坐到了平常司马坐的位子上,他这样问丽萍“你爸爸妈妈说你最近晚上打着电筒看小说,有这事吗?你最近功课越来越差了,数学老师说你的作业是抄的,是不是?”成老师说到这里,锐利的眼光看了我一眼,我吓得不敢吱声,因为,丽萍确实经常抄我的作业。丽萍根本没等成老师把话说完就哭了,伏在桌子上,肩膀抖动,很伤心,泣不成声,成老师叹口气走了。

后来,司马老师再来和我们晚自习都是坐在最后一排了,但我知道,他的眼光一定从后面穿过许多同学的头发和肩膀,落到了丽萍的后背和头发上。丽萍从来不回头,但她内心是那么安静,她笔下“沙沙”,从容不迫地继续写她的爱情日记,他们仿佛有种默契,这种默契要比少女哧哧地羞怯还要有力度还感动人,有时,丽萍也会什么也不做,她满脸娇憨地沉入冥想之中,顾自发呆。我呆呆地看着她,羡慕她,她根本不在乎成老师的责问还有她父母的担心,她活在她自己愉快的世界里,谁要批评她,她一流泪,就把所有的问题解决了,会哭也是一种幸福啊。

可是,丽萍究竟是包不住秘密地,她有一天下课问我,说,初吻是什么感觉,你知道吗?我吓了一大跳,我老实说,不知道。丽萍终于又象丽萍了,她哧哧地笑了,旁边一会儿就围拢了几个女孩来,她们说,什么滋味?什么滋味?丽萍无所顾忌地说,你们不知道吧?我不告诉你们。她一说完,就摆出很成熟的样子,看着我们不笑了,几个女孩还想问个究竟,但丽萍却什么也不说了。我知道她就要遭殃了,年轻并且才华横溢的司马老师用他的口才已经征服了全班女孩子十四五岁的心,怎么能属于丽萍一个人所有?!

果然,第二天,司马老师的语文课就改由另外一个实习的女老师来上了,说司马老师和她换课了。丽萍哭了,真的哭了,下课了,我们都去做广播体操,她还在哭,哭得语文课本都湿了。女同学对她指指点点,可私下里,我却有点佩服丽萍的率真。

司马老师他们两个月的实习课很快结束,丽萍的语文成绩出奇地好,特别是她写了一篇作文,有半本子厚,女实习老师说,她从来没有看到这样透着灵气的作文,她走到丽萍的座位旁边悄悄地对丽萍说,多看书写文章,你以后会很有前途地,要努力。可老师没念丽萍的作文,让我很失望,让全班同学都失望了,发作文本时,丽萍一把就抢走了,谁也不知道她究竟写了些什么。

司马老师他们走的时候,班上开了一个联欢会,丽萍很安静,缩在一个角落里,手里拿着一本书,司马老师朗诵了一首诗就走了。后来,教室里停电了,大家点了蜡烛玩击鼓传花,我转身一看,丽萍早就溜了。

司马老师离开学校的那天,丽萍请假,没来上课。

她再出现的时候,我总感觉她的脸上多了一些什么东西,总之,她看上去越发稳重了。并且,她的功课从班上的二三十名呼地一下就窜上了十名之内,除了语文,她的其他功课也好起来了。她不再傻呼呼地给其他女生讲她初吻的感觉了,她下课就往学校的传达室跑。我和她一起去,她收到的信是XX师范学院的来信,我收到的是我远在新疆的父母的信,她的信很厚,要读一个上午,我的信很薄,都是妈妈爸爸说了又说重复了上百遍的话。她说她羡慕我是这样独立,身边没有父母管着;我则羡慕她有那样一个才华出众的大学生男朋友,她不知道这件事情曾经让我们所有的女生嫉妒得发疯晚上睡不着觉。

桂花落尽,湖南下起了绵绵的细雨,冬天来临的时候,我和很多女生都不再提起司马老师,我们已经不再嫉妒丽萍了,真的,不再,我们都悄悄说,他们是才子佳人蛮般配地,我的笔记本里那时开始贴满了《上海滩》里许文强的照片,并且也在晚自习偷偷写关于浪奔浪流万里滔滔江水的日记。

真不知道丽萍和司马后来怎样继续着,那是一场很让人惦记的师生恋,许多老师和同学都知道,并且,丽萍成了学校里的大名人,可班主任成老师也不知道为什么没理会这件事情,尽管他比谁都清楚丽萍每周都收到情书,可是,情书归情书,丽萍并没有耽误学习啊,她倒是成绩比以前好很多倍了。

我和丽萍很快就不是同桌,后面的同学老说我挡着了她们,她们看不到黑板了---我迅速地长高了,我从座位的第二排慢慢挪到倒数第二排了,而丽萍似乎一直没再长高,她趴在课桌上写日记的身影后来经常出现在我的视野里。我们不坐在一起了,接着,又分班了,再后来她上了一所中专走了,我们从此了无音信,一别十多年。

一个春节,我从澳洲回到湖南故乡,街头都是拥挤的买年货的人流,天下起了小雪,地上红色的鞭炮纸屑潮了,沾到皮鞋上,我停下来,想把纸屑擦掉,刚站定,却看到一张熟悉的脸迎面走来,大大圆圆的黑眼睛,微黑的皮肤,短短的头发,围了一条粉色的围巾,身上穿着喜气的红色唐装,变老的仿佛是岁月,丽萍却不曾老去,十多年她都没变,想想她其实也是三十岁的女人了。丽萍还是一副无所顾忌的样子,指着身边一个头发凌乱,似乎打了一宿麻将才刚刚睡醒的中年男人对我说,这是我老公,我儿子已经这么高了,今天没出来。可那男人,显然不是司马老师,当然不会是,那初恋时有谁懂得爱情?!我心里竟然有点伤感。

那么,初恋究竟有没有爱情呢?我很想问问丽萍。但也许没有机会了,她和我说了几句话就和她丈夫消失在春节人头攒动的街头了,似乎,她压根就不想和我提起往事。其实,有很多问题这些年一直萦绕在我心头,我还想问她,丽萍,你那么有才气,发表了什么小说了吗?小说里,是否有你有我还有我们的司马老师?

桂花香飘,往事依依,我们轻唱一首永远青葱的老歌。

(雷莉 2007年9月11日 悉尼)

4 条评论:

匿名 说...

像是琼瑶的故事,少女情怀澎湃.看多了,也不见怪了.由此我相信:每个人的诞生成长,并非是独立,偶然的原始组合.情感思维的发展不像是由白纸一张待染成画的.即便某个年幼的小娃娃,有时也会表现出很耐人寻味的灵魂情感和判断.真使人惊叹佩服.阳光下面似乎没啥神秘了.是缘份?是因果?还是轮廻?!大河

匿名 说...

雷莉:
我是计强,很意外吧???陈桂萍从鉴勤那里得知在百度网站可以搜索到你的消息,果然让我们找到你了。快和我们联系吧,我们都好想你!!!我家的电话是0832-6763007,我的邮箱是jq02211016@tom.com。陈桂萍的手机15983206610。
但是,我想问一下,你知不知道能否用QQ在网上和你聊天?我查了一些文章,好像是可以的,只要你的操作系统也是中文版的就行。
期盼你的回复!

计强 说...

雷莉:
我是计强,很意外吧???陈桂萍从鉴勤那里得知在百度网站可以搜索到你的消息,果然让我们找到你了。快和我们联系吧,我们都好想你!!!我家的电话是0832-6763007,我的邮箱是jq02211016@tom.com。陈桂萍的手机15983206610。
但是,我想问一下,你知不知道能否用QQ在网上和你聊天?
期盼你的回复!

匿名 说...

我是覃艳霞,很高兴在这里找到了夁莉,计强和陈桂萍一定会经常上这里看看雷莉的近况和新的文章,你们好啊!我现在遥远的美国,雷莉的文章给我很多的启示和力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