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五月 17, 2010

要男店员吗?


一个好女孩找到了一份OL工作,她不能再做我的周末店员了。
我打算登招聘广告。报社不允许我在广告上写招女店员,说是有性别歧视成分在里面,他把那个“女”字删掉了。
好了,广告登出去的第二天,平均每十分钟就有一个电话。

一个男声,温文尔雅地在电话线的那头传过来。
他说,可以应聘周末店员吗?我说,不招男生。他生气了,反问我,为什么?难道女装店里不能有男生吗?我说,不合适啊。他说,那商店里还卖什么?鞋子或者皮包,是吗?我说,是的,他说,那我可以卖这些啊。我说,我们店都是女顾客,可能不方便吧,谢谢你的电话了。他先气愤地喀嚓挂了电话。

没过多久,又有一个男生打来电话,他的英语很好很流利,按理说,他的中文也应该不错,因为广告刊登在中文报纸上的。他用他非常流利的英语来了一个漂亮的自我介绍,然后,很有经验地要求获得一个面试的机会。我说,不太可能让一个男士站在我们的时装店里,我们需要一个漂亮的GIRL,而不是男士,谢谢,我刚想放下电话的时候,他固执地说,你有性别歧视,是吧?给我一个理由。我说,没有什么性别歧视,我要一个GIRL,有错吗?他怏怏地挂了电话。

可是,放下电话,心有余悸,他真不会申诉我吧?我有什么把柄让他抓住了吗?

一个上午,我都被这两个男士搅的心烦意乱。是不是澳洲的失业率真的很高,如此好的英语,况且还是一个男士,竟然是强求一份周末女店员的工作,有点离谱。

一晃,一个上午过去。中午,又有一个男士打来电话,他说他想来面试一下,给他一个机会吧,他在电话里请求我。听上去他确实很诚恳,诚恳的人,总是很让人难以拒绝,再加上前面两个男士给我施加的压力,我打算试一试,对,见一见,我不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男士在抢属于美眉的饭碗,我想知道他们的情况。不过,也许,象我这个繁忙地段的时装店,还真需要一个帅哥站在那里,把那些鬼妹迷倒也把那些小偷吓跑。我说,你来吧,见个面。放下电话,我笑了。我想他不会来的,因为,他走到店外,就会被这些时装和澳洲女顾客吓得眼晕头晕,他会溜走。

但是,那个男士来了,他径直走进我的时装店,没有多看一眼我的顾客和满屋子漂亮的时装,他就是来应聘的,他就这么带着他自己来了,穿着一件干净朴素的短袖衬衫还有牛仔裤自信地走进了店门。我怀疑他根本没有详细阅读我的招聘广告,他也许就是那样一看“周末店员”几个字就用笔把所有的电话号码圈了去,然后挨个打过来,再一个一个去面试去碰运气。简短的几句话后,他留下他的简历就走了,走的时候,也没有打量一下他想来工作的地方长得啥样。我和另一个女孩觉得他有点莫名其妙。

匆匆几分钟,觉得他应该是在咖啡店里忙碌的侍应生或者在酒吧里的调酒师,总之,和女性时装没有多少关系。低下头,一看他的简历,果不其然,他做过许多侍应生的工作,在咖啡店还有餐馆。我很吃惊,他从周一到周五天天都在打工,打很多工,厨房的,餐馆的,甚至晚上还去帮厨等等,周末他还希望在我这里卖女装,这简直是超人哪!他赚那么多钱干啥?他一路从国内过来,打工学习,薄薄三页纸,写满了吃苦耐劳和勤奋拼搏。
不过,再细细看他的简历,却有点佩服他,他在简历的最后一段,诚实地写下了他的雅思英语成绩只有五点五分。他也许是我认识的最老实和最能吃苦的应聘者。

接下来,还有许多个电话在我忙碌的时候打来,仍然还有男生,他们说,请男店员吗?能给个机会面试吗?他们很认真。
我匆匆接起,挂断,再听到他们声音,已经不觉得惊讶和可笑了,甚至还有点尊重。
陷入深思,觉出生命的不易,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一样承载着很多社会生存的压力,在这样一个瞬息万变的世界里,为了生存下去并且生存得更好,是的,为什么要在乎这是否是一份属于男人或女人的工作呢?或者说,生存压力的本身已然改写了男女的工作类别和分工,我看见澳洲许多建筑工地上,也有很多苗条纤细的金发女子顶着骄阳和男工人们一样辛苦劳作;我们楼下的澳洲妈妈去上班打工,而丈夫在家带孩子---这些都没有什么稀罕了。

那么,你还要周末男店员吗?
嗨,等等,暂时还不敢要你,怕你打工太多,怕你压力太大,怕你是因为要一份工作而来,而并不是从心里爱我们这个行业,还有,最怕你昼夜打工,累得在时装店站着睡着了。以后,以后我们再说吧,让我想想看。

2 条评论:

说...

这个哥哥虽然不帅,但是蛮诚实的。虽然5.5这个事件让我们困惑了很久,这个到底是应该算在 "strength" 里面还是"weakness"里面啊?勇者无畏!

liu 说...

哈哈。
小店故事多啊。
恩,我会常来听故事,看故事和写故事的。
雨天MM,J妹妹要多写。
有时候不开心了,写出来,
也许心情就会好很多的。

Jody